sakura、樱

世界的尽头


#雷安,性格可能会有出入。
  天天与安迷修打架互殴的雷狮神秘地消失不见了。但他并没有像清晨中叶子上的露珠一样,蒸发后便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安迷修那里莫名多了一张纸条。纸条并没有署名,但龙飞凤舞的字迹和嚣张自傲的口气已经曝光了他的身份。纸条上只有5个字——世界的尽头。雷狮又在搞什么?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事以前发生过好多次。自己拿冷热流风尘仆仆地赶到指定目的地点时,却扑了个空。这时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就会响起来,传通后就会传来那个让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傻子骑士,你不会真的去找我了吧?居然真的相信了真是笑死本大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果断按下了挂断键。
有了前车之鉴,安迷修没有直接动身去寻找雷狮。而是先去询问他的同伴——雷狮海盗团的其他4人。出乎安迷修意料的是,他们也不知道雷狮去了哪里。
  “看来大哥这次是认真的。”卡米尔在得知雷狮给安迷修留纸条的时候这么说道。接着用他那双清澈的碧蓝色、似湖泊般深不见底的眼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被这双眼晴看得一愣。“这是大哥他自己的意愿,我们无法干涉。”卡米尔按住蠢蠢欲动的佩利,继续把视线投在安迷修身上。 “安迷修,只有你才能把大哥带回来。”
   “拜托您了,骑士先生。”
      于是安迷修就草草收拾了行李,带着到达目的地的地图独自一人踏上了旅程。安迷修没有在途中恰好碰到雷狮或是说两人每次都会隔一天阴差阳错地错开。雷狮好像可以预知未来一般,每次都巧秒地在安迷修借宿的地方留下些标记记号之类的。真是敏感啊,安迷修拿着雷狮写下的纸条这么想着。
目的地。安迷修呼吸着海边湿咸的空气感受着燥热而咸潮的海风,一眼就看到了飘扬的发带和一头显眼乱糟糟的黑发。雷狮像有预感般,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安迷修。雷狮从栏杆上跳下来,紫色的瞳孔熠熠生辉。   “欢迎来到世界的尽头,安迷修。”
“正义的执行者将落下他的裁决。”
“罪犯将会咽下自己酿出的苦果。”
“心心相悦的恋人将会白头偕老。”
  “我喜欢你,安迷修。”
雷狮柔声说出这句话时,安迷修已经愣住大脑一片空白。他说什么?喜欢自己?等着对方答复的雷狮有些焦躁不安,后来直接拽住安迷修的领带在对方耳边又加重语气重复了那7个字。
雷狮一向捉摸不透,连做事行为也是如此。性格恶劣到不可思议的、面前这个人向自己告白了?再优秀的骑士也会有手忙脚乱、思绪如麻的时候,比如现在的安迷修。这真的不是雷狮的恶作剧吗?答应后再告诉自己这仅仅是一个恶劣的玩笑吗?安迷修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乱糟糟的。
  雷狮的紫眸捕捉到了安迷修犹豫不决的神色,在这方面他的确像一头狮子——他的猎物以为他在开玩笑。雷狮有些懊恼地抓抓头发,恢复了以往的语气开口道:“喂,笨蛋骑士。收到你所谓的恶党的告白惊讶到不知所措了吗?那么会被你所讨厌的恶党亲吻的话,你会有什么表现呢?”
   安迷修睁大了眼晴。唇上传来温热的柔和触感告诉他现在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雷狮有些不满地咬住安迷修的唇,安迷修吃痛倒吸一口气紧接着推开了雷狮。
  雷狮有点好笑地看着安迷修。“很疼的啊,雷狮。”安迷修抱怨道。等等。居然不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党”诸如此类的话或没有拿着冷热流就砍过来?雷狮觉得不太对劲。
   “雷狮,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也就是,我将真诚地对待爱情。”
“虽然还没有到爱的程度,但我们可以慢慢走下去。”
  “我们回家吧,我的恋人。”